声音 voic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声音 > 二三线城市为何出大招争办演唱会

声音

北京城市副中心:打造文旅特色元宇宙应用示范区 北京城市副中心:打造文旅特色元宇宙应用示范区

北京市通州区近日印发了《北京城市副中心元宇宙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4年)》(简称《行动计划》)...

财经

北京市信息消费节系列活动之丰台区数字化赋能中小企业行活动正式启动 北京市信息消费节系列活动之丰台区数字化赋能中小...

2020年9月21日,由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北京市商务局、丰台区政府联合主办,丰台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

商业

海神岛食品,千亿航母、大连起航 千款产品暨网上商城上线发布会震撼启动 海神岛食品,千亿航母、大连起航 千款产品暨网上商...

2021年6月19日,海神岛(大连)食品有限公司千款产品暨网上商城上线启动发布会,在辽宁省大连市双D港海...

  • 新民党中委李梓敬:腾出货柜码头土地建屋方案可取

    香港新民党中委李梓敬于接受访问时表示,腾出货柜码头土地用作兴建房屋方案可取,建议先利用100公顷后勤用地「起楼」并不会影响码头运作,相对可较快增加房屋供应。继早前工联会黄国健于立法会提出「全方位增加土地...

二三线城市为何出大招争办演唱会

发布时间:2023/07/24 声音 浏览:134

 

一场演唱会能带来什么?对于观众来说是音乐、激情、释放……对于举办的城市来说,带来的是数以万计的消费人群和对经济的拉动。北京青年报记者统计发现,在演出市场井喷式复苏的今年,不少演唱会将举办地定在了二线或三四线城市。这背后是城市运营出现的一种新现象:一些二线甚至三四线“小透明”城市渴望凭借演唱会展示城市软实力、吸引关注,从而获得在互联网上火“出圈”的机会以及未来发展的无尽可能。

小城迎来演唱会红利

今年以前,说起浙江衢州,也许只有部分网友能想到“衢州鸭头”这款网红小吃。2022年,衢州的GDP在浙江倒数第三,由于排在其后面的丽水和舟山分别在旅游和渔业方面“名声在外”,所以显得衢州在外埠人士眼中非常“小透明”。但是,这一切在今年各大明星演唱会计划发布后成了历史。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2月,薛之谦巡回演唱会官宣,其中一站定在了衢州,让网络上关于“衢州市体育中心”的搜索量达到平时的近23倍。衢州更是因为这场演唱会上了好几个热搜,部分热搜阅读量过亿。薛之谦的演唱会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实打实的流量。据当地媒体披露,今年3月,薛之谦演唱会在衢州连开两场,光入场歌迷就有5.6万人,其中85%来自外地,数量超过旅游黄金周最旺的一天,为当地带来1.24亿元旅游收入,拉动6.9亿元消费。

这些只是衢州迎来演唱会红利的开始。6月的鹿鸣音乐节和7月的张信哲演唱会结束后,王心凌、郁可唯等参与的“别来无恙”群星演唱会8月也将在衢州登场。

事实上,早在薛之谦演唱会之后,衢州的当地人已经感觉到流量带来的变化——当地松园菜市场突然火爆。原因是参与演唱会的外地歌迷在社交平台上的分享:“这里是碳水一条街,衢州人的早餐天堂。”

不仅是美食,一些网友表示,在关注了薛之谦演唱会后,才知道了“四省通衢”的“衢”原来是这里。此外,演唱会主持人介绍这里是“南孔圣地”,也让其对这个城市印象非常深刻。

分流演出的热门选择

其实,衢州并不是首个尝到演唱会红利的小城,也不是最后一个。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2023年的中国国内“演唱会经济”持续火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中旬,今年已经官宣的演唱会近550场,涉及艺人超百人。近百场演唱会或音乐节选择在二线或三四线城市举办,如呼和浩特、遵义、泰州、南宁、南昌、包头、泉州、连云港、江门、衡阳以及上文提到的衢州等等,有的举办地在网友看来甚至是不知道在哪个省的“小透明”城市。

演唱会选择在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举办,并不是主办方没有底气,很多演唱会也都是万人场次的规模,并不比在北上广的演出规模小。如今年6月29日至7月2日,周杰伦演唱会在海口连办4场,共吸引15.46万人次入场,平均每场近4万人次。

此外,由于一线城市未能提供足够的场地和排期,导致演出大量转向新的二线或三四线城市。据中演协透露,“二季度开始,全国范围内大型场馆的排期已经进入了紧张状态,而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的大型场馆和场地则成为了分流演出的热门选择。”

相较于超一线城市高企的租金和场地费用,二线或三四线城市的演出场地成本相对较低,让演唱会举办方更容易获得良好的盈利。“演唱会申请很繁琐,北上广等地限制多、排期满,二线或三四线城市是我们更愿意去考虑的对象。”深度参与了薛之谦演唱会组织的珠珠告诉北青报记者,薛之谦今年的演唱会大多都开在二三线城市。

举办方和消费者“双赢”

在演出执行公司看来,一些二线或三四线城市因为很少有大型演出“分流”,举办演唱会等活动反而更容易卖“火”。而且如今年轻人更愿意在压力较小的二线或三四线城市扎根,也使得演唱会在非一线城市举办照样一票难求。

此外,即使本地粉丝数量有限,目前国内不论是航空还是高铁出行如此方便的当下,一场跨城的演唱会在众多粉丝心中压根不存在什么压力。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对今年一季度的观察,跨城购票观演的消费者比例大幅提升,平均跨城观演率超50%。对于消费者来说,在二线或三四线城市举办演唱会,不仅不存在交通上的问题,甚至在当地的花费比一线城市更便宜,还有了新的旅游目的地。

“四舍五入,等于火车票都有人给报销了。”有消费者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同样是看演唱会,同样的住宿条件和天数,不考虑大交通的话,在二线或三四线城市食宿和小交通的花费比起一线城市来,至少能省出一张高铁票。有的近一些的城市,省下来的花费“甚至往返车票都有了”。

不仅如此,花费的节省甚至体现在同一演出不同举办地的票价上。如在佛山举办的草莓音乐节预售单日票价为380元,而在北京预售单日票价则为450元。

一家知名演艺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现如今,二线或三四线城市逐渐脱颖而出,成为我们首选的巡演地点。除了观众更加热情外,相较于超一线城市,这些城市的成本更低、政策支持力度更大,这对演出方和观众都是双赢的局面。”

分析

办好一场演唱会或音乐节 可迅速打响城市知名度

事实上,一场大型演唱会在吸引全国及周边地区的观众前来观赏时,往往能创造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的直接经济效益。这还仅仅是演唱会带动的直接效益,其间接效益更是难以估量。为了能争取到机会,很多二线或三四线城市的政府也纷纷拿出“诚意”来吸引更多的演唱会来自己的城市举办。

日前,薛之谦在衡阳的演唱会让外埠观众直呼衡阳“上大分”。“来往演唱会的车是政府包的,现场的烟花是政府特意放的7分17秒(薛之谦生日的日期)。衡阳还提供了连续三天的免费公交车,十几条路线,衡阳市政府真的很用心了。”一位薛之谦粉丝在谈及这场演唱会时表示。演唱会期间,除了各项服务保障工作有序开展外,衡阳市还推出了持演唱会门票半价游部分景区的优惠政策。一场演唱会不仅拉动了当地文旅消费,也树立了衡阳优质服务型的政府形象。

衢州以保障薛之谦演唱会为契机,在今年2月专门成立重大赛事活动推进办公室,协调公安、消防、气象、文化、交通等多部门的工作。据当地媒体报道,薛之谦演唱会,当地联合审批只用了一天。

除了为一场演唱会做好服务,部分政府更是抛出政策红利,希望能与大型演出机构达成“长久合作”。今年,福建省的厦门市在场地租金上发布了政策,特别针对演唱会类活动,减免场地租金高达30%,吸引更多演出公司选择在厦门进行巡回演出。扬州市出台了一揽子税收优惠政策,对演唱会举办方的企业所得税、营业税等进行了明显减免,从而吸引更多演出公司选择在扬州举办演唱会。南宁市政府为了吸引更多演唱会举办,推出了“一次性审批通过”政策。其政府发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十三条就明确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3日内作出决定”。福建漳州市通过打造演出产业园区,吸引了众多演唱会相关企业的入驻,成为演出经济的新高地。

流量时代,城市的发展不再只是靠政策吸引,也需要机会和知名度。演唱会市场的新格局正在为一些像淄博这样,已经在服务等软实力上做好准备的“小透明”城市提供新的机遇。办好一场演唱会或音乐节,所在城市不仅可以迅速在年轻消费者群体以及互联网上打响知名度,还有可能以此为契机吸纳人才、招商引资,甚至打造城市新的支柱产业。而在分析人士看来,能享受到这份“红利”,城市还是要以“实力”为基础,“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姓 名:
邮箱
留 言: